傻白团

关于自尊的黑历史

这里蠢蠢的白团 可调戏

偶尔GL向的我


虽然不想直接说出来,但是徐酩承认,她的确自尊挺强的。把一点用她当时朋友的蓝花楹疑似作文评语的话来说就是:场面令人震撼通过这一点事就打架用细节描写充分体现了我家徐酩她的自尊心的强大描写出了当时她的愤慨。此评一出,当事人立即就对它真的表示了强烈的抗议:不管小不小这都是关系到自尊的问题打架是应该的_(:3」

A
其实事情考虑到实际不算受伤人数也没多大,也就是被人议论了一下。好吧准确说是几个看她整天悠悠哉哉玩耍还能考到年级第一总是超不过她的人小声讨论着比如她是不是送礼走后门之类的事情然后不知道是故意还是不小心传到半个学校去了的事情。然后他们讨论的这句话就发展成了4.21校园打架事件的开端。
A
完全不知情徐酩在纠结“为什么这两个月莫名奇妙就有人来开嘲讽技能还是那么多人”的想法之后收到一线战(ji)友的情报时,想都没想就冲进教室先把那传出流言的人打了一顿,边打心里还不忘想着为啥会这样的徐酩同志觉得自己做啥管他们啥事不服来战啊!不对关于成绩问题难道不是用成绩来战么为什么变成流传言损自尊了A于是她按照这个想法思索着问题所在作死的心里越想越塞,于是当事人最后为了解除思考问题带来的心塞效果又去把当时所有来她这里开启嘲讽技能的人打了一遍。
A
所以当时在晚上睡觉之前把黑历史铺给自家媳妇的时候,她枕在自家媳妇大腿上,语气那是无比的理直气壮:“你看么分明是他们的错我天分那么高考个第一也有错么!但是不造为啥蓝花楹之后就不理我了!”温言对于这一点无比沉痛的表示:“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虽然说主要源头好像不是你。”
A
其实那件事要还只是校园斗殴就简单多了。
问题就在于不知道谁再看到血时惊慌失措的报了警。
之后徐酩就因为打架问题去局里参观了两天。
等她回来的时候看见原本比自己还欢脱的母亲一脸严肃的时候下了一大跳。出乎意料的,母亲和自己简单说了学校的一件:最好让她停学一年之后再转学。
A
原本做好完全心理准备的徐酩心里完全松了下来。扯了一下脸上不知道谁贴上去紧的要命的创口贴同时耸耸肩:“随便了。”
【反正也单单只是让我停学而已,无所谓的,那种学校不上也好】
A
母亲看她如此随意,心中怀疑了一下自己的威严之后把脸绷的更严肃一点:“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会给我们添多大的麻烦你知道吗……”徐酩坐在母亲对面,看着自己母亲绷着那么一张脸,心里发起了些许笑意,但她很清楚的知道现在真的不能笑出来否则会让母亲真的发火的,那简直是在找死。
【麻烦什么的不是一直都是这样吗】
A
……也不知道母亲到底是说累了还是真的没话说了,终于她长叹一口气:“总之你在这一年好好反省就是了。”说完这句话她好像想到了什么,又转过来头问:“话说我们今晚吃什么?”其实听到这句话徐酩真的还是有一种想干脆打死人别回来算了的冲动的。
【woc当时为什么打得不是母亲大人】
A
其实事情到这里就算了结了。
A
不过说起蓝花楹徐酩心里还是有些小失落,像章鱼一样死死抱住温言往后倒过去,嘴里不住的嘟囔:“要不是转学和停学要不是转学和停学………”文言嘴角抽了一下,手摸到一旁的电灯开关,略嫌弃的说:“既然是你自找的就别来和我说。”“∑(゚Д゚)”之后看到的就是温言高冷的背影以及……中间若隐若无的黑气分割线。
“我我我做错了什么吗qwqqq……”
夜还很长啊徐酩同学………


傻•大烂笔•白团送上来自还没完结的黑历史番外
我想把文转到lof上qwq小阿晴qwq



评论(10)
热度(1)

© 傻白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