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白团

[一·名字被融入彼此的血液里.]

其实我写的就是这个的番外啦有兴趣的同志可以去看2333

另外这个是GL✔️

温言子:

.
徐酩记得成为恶友的起因是自己和温言彼此介绍圈名。
.
那时在她的水贴里相识的四个ID,正和她一起窝在第六个ID二米的文贴里,东扯西扯,聊得漫无目的水得天昏地暗。
成功地通过灌水淹没了二米的动物拟人贴,并且对此没有任何愧疚的意思。
比如从更新的剧情扯到化学公式,从发的西皮糖扯到南方古猿。
当时的徐酩看着大片大片的版聊,不知道为什么愣是想慷慨激昂地高声喊出一句话或者是两个词:
战功赫赫。
千秋万岁。
.
「蛇精病A:
聊了辣么久还不知道怎么称呼所以求圈名(·ω·✔)
温温温言子:
这里温言23333333」
.
就像一条结绳从这时开始编织,绳量变多花式成形色彩艳丽,最后成为精致绝伦的艺术品。六个原本完全不相识的人在网络上,在电路与数据之中,以架空的交集聚集到了一起。
交错生长的感情,步步熟悉的对方。情好日密。
她们在一起度过了很长时间,即使后来相继退圈淡圈导致不知道中断联系多少次,但是缘分或者说命运这东西一直很神奇——虽然徐酩从来不信这玩意儿——无论谁怎样玩消失杳无音讯,她们总会像被一条无形的纽带拴住手腕一般,在二次元中无数次分开无数次重遇。
.
柚子,二米,戈子,橘子,暮辞,温言。
「名字交融在彼此的血液里。」据说这句话用来形容她们再合适不过——但六人都忘了这是谁说的。
.
她们狗血剧一般的分分合合持续了三年,从二零一三到二零一六,陆陆续续没完没了,只不过这六个本体都是女性皮上性别不一的熊孩子分不出男女一二三号。
最长的一次是从二零一五年的秋初开始一直到二零一六的春季也快结束时,最后是徐酩在一个插画论坛碰到了大半年没见的戈子,然后经过一番不太费力的延伸搜索,六个半年前的小伙伴又再次扎堆开始祸害众生[×]
徐酩还记得那时重逢小伙伴的情景——说是情景其实仍然只有文字对话——她和戈子在重遇的帖子里密密麻麻地刷起了版聊,语速极快偶尔因为激动词不达意,围观人群似乎都被吓得不轻。
并且最后的结果是,她们俩因为未经过楼主的允许疯狂灌水而各自禁言了一个星期。
戈子称那次为「黑历史」。
.
后来, 暮辞听柚子讲述这件事的时候槽了一句:你们当时已经疯狂到宁愿被封号也不要腾时间开私聊吗。真是感动中国。
.
–一·END–

评论
热度(7)
  1. 傻白团温言子 转载了此文字
    其实我写的就是这个的番外啦有兴趣的同志可以去看2333 另外这个是GL✔️

© 傻白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