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白团

All on one's own 【番外】

•原创向

•全性向

•小学生文笔

•注意避雷23333333

///

【咖啡店】

        午后三点时的咖啡店,阳光斜射过店内大叶盆栽,给店内靠近落地窗的座位渡上一层淡淡的金光。而在最后一排的阴影中,一对男女显得相当激动。

        “你你你也读过阿兰的《幸福散论》*!这不是很冷门的书籍吗?”池澈现在显得相当的激动,这让她本来就蓬松的头发更加的散乱,看起来就像被八级大风刚扫荡过一样,发丝粘在了嘴角和额头上。   

         遇到了同好,穆凌川当然也是无比激动,不过比起池澈来说他已经算是很淡定了。“咳……池澈,注意形象,后面还有客人呢。”池澈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脸开始烧了起来。她先拨开嘴角和额头上的发丝,再轻轻的把它们拢到耳后。“扎起来吧。”坐在池澈对面的店长微笑着从自己口袋里取出一根皮筋:“介意吗?”“不……十分感谢。”

         重新整理好仪容的池澈啜了一口咖啡,然后眼里重新散发出兴奋的光芒:“你说你也读了《幸福散论》?”穆凌川保持着他的微笑从身后的书架边上抽出一本书,这本书的前半部分显然是被人翻过了很多次的样子,有些书页已经开始卷起来,而后半部分则是完全崭新的如同刚买回来一样:“这本书我也只看了一部分,还是有些地方没有彻底的理解,刚好你也读过这本书,不如我们交换一下见解如何?”

        ………

        今天两人的举动实在太过于亲密了,已经亲密到让娜塔莉亚·安德烈耶夫娜·伊凡诺娃小姐再也无法忍受的地步了。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娜塔利亚无比愤恨的想。显然想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于是我们亲爱的娜塔小姐迈开她的大长腿,站定在了正讨论的热烈的两人面前,看了一眼书名。

        《幸福散论》?那是什么?为什么幸福要散开了讨论?等等重点不在这里!

         “克洛蒂娅!我们的幸福不需要散开来讨论!”娜塔利亚一脸的悲痛与沉重,又仿佛下了很大一副决心的说:“但是如果你喜欢上了你对面的那个人,我赌上战斗种族的尊严,绝对不会把你让给他!”

          池澈被娜塔利亚突如其来的一段话给冲击的愣在那里,僵硬的转头看了看显然憋笑快憋到内伤,突然起身往厨房走去的店长,又僵硬的转回来看着面前的娜塔利亚,面部表情丰富到有点扭曲。

          我该说什么?说这神一般的理解能力吗?还是说给她解释《幸福散论》到底是什么?不不不说到底你既然不想把我让给店长你到底下了什么决心?一脸的悲痛是要去送葬么?不对这都是些什么鬼东西!

           池澈现在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只觉得心口一阵闷堵:“你……”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店长从厨房拿了一杯冰牛奶递给娜塔利亚,带着一脸【孩子长大了】的微笑拍了拍娜塔利亚的肩膀,开口,七个字:“去吧,给你一天假。”

           池澈觉得自己的心里更堵了。

—————————————————————————————————————

*池澈是娜塔利亚的媳妇儿,英文名叫做克洛蒂娅,德国留学生。

*《幸福散论》是法国著名哲学家、美学家、随笔家阿兰最重要的随笔集之一。《幸福散论》九十三篇随笔,长不过两千字,短的仅数百字,从不同角度讲这个道理。既曰“散论”,所以不成体系。人生的烦恼,七情六欲,多半是自造的。既是自造,便有可能自灭。【以上均来自百度百科】

—————————————————————————————————————

qwq初二的孩子见识少,想写个冷门书籍涨姿势都这么难【。


评论

© 傻白团 | Powered by LOFTER